遺失的聲音(二):若再次相逢與你握手 – Citybeat 城市節拍 | 薄扶林速報
Site icon 薄扶林速報

遺失的聲音(二):若再次相逢與你握手 – Citybeat 城市節拍

人人說流行音樂已死, 那麼未死的時候究竟是怎樣的光境?

/文:凌雲

若再次相逢與你握手 – Citybeat 城市節拍

80年代是香港音樂最風光的時代。其中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就是曾經的本土樂隊熱潮――由Beyond、Blue Jeans、Raidas、太極、達明一派、溫拿樂隊,再到Visa Band、Fundamental,Citybeat 和Cocos,這些名字你又聽過幾多?

(值得一提的還有玩味十足的 Lady Diana,只有一張叫作《迷失的愛人》的大碟,歌曲取材非常另類,亦應是香港自開埠以來唯一一張全碟被電台禁放的大碟(笑)。)

這些名字之中,要說當中的異數一定是Citybeat 。雖說是本土,但Citybeat 卻是由四個外國人組成,包括來自洛杉機的Daryl Ching(陳華添),來自拉斯維加斯的Jym Kay,來自溫哥華的 John Laudon (劉諾生),以及後來加入的Jerry Marshall。(ref: Come back to love)

至於他們幾位如何認識? 原來John Laudon 的父親是浸信會的牧師,因為家庭信仰的關係,只有21歲,在老鄉實習電工的 John 便跟隨青年使命團(Youth With A Mission)來到亞洲參與義工活動。在來到第一站新加坡半年之後,當時在香港青年使命團工作的Daryl 走到了新加坡,遇到John 和當時亦在新加坡的Jym ,志同道合之下,便決定組成樂隊。 至於低音結他手 Jerry 當時正身在日本的使命團,所以樂隊初期沒有低音結他手,作為主唱和琴鍵手的 John 唯有運用Keyboard 兼顧低音結他的節奏。

至於樂隊組成的目的,或者可以在當年的英語 ETV 節目《Citybeat Has Come to The Town》中找到:他們的音樂不是為金錢而生,而是建基於對音樂和生命的熱情,以及對家庭、愛和基督的信念。

(原文:2:18 — “What are our songs about? They are about love, family and god. We want to tell people that there is a way through every problem and there is always someone who loves you whoever you are. Yes, we want to show god’s love in a way that people can understand. We are not singing for money, but instead because we love music and we love people.” )

當年Citybeat在天星碼頭表演的照片。(Source: ETV 《Citybeat Has Come to The Town》)

如上文所講,樂隊最初只有Daryl、Jim 和 John 三位成員,不過樂隊當時不叫Citybeat,而是叫 Zoe 。亦因為沒有人願意開口的關係,Zoe 是一隊純音樂爵士樂團,並以以街頭表演為主。由1985年開始的每個周六晚上,他們都會將組合鼓放在星光行(天星碼頭附近商業大廈)門口的梯級,然後就地演出。John 在一次和教育學院的訪問之中談到,每次他們的表演都會有數百人駐足欣賞 ,可能是太受歡迎的關係,後來他們成功從星光行借來了電力,用來供應燈光和音響。
(ref: Interview with John Laudon – Phil Benson and Alice Chik)

片中3:52:當年現場表演的情況,你見到梯級上的組合鼓嗎?

不過在不斷公開表演的同時,一直希望到學校和監獄傳達禁毒、遠離黑社會信息的他們慢慢意識到小型舞台的不足,同時亦因為不諳廣東話的原因,令三人覺得自己太過「不同」,難以透過正常途徑達到目的。於是John 、Daryl 和 Jim 三人在1986年決定參加第二屆嘉士伯流行音樂節,在沒有任何期望的情況下,竟然在比賽中取得季軍,不知道是否因為John 需要「分身飾演自己」,要兼顧低音結他的關係,John 於比賽中亦被選為「最優秀琴鍵手」,非常厲害。(ref: Phil Benson and Alice Chik)

(嘉士伯流行音樂節由1985年起一直舉辦至1998年,在比賽中表現出色的話,便可能會被唱片公司「相中」推出唱片,所以是當年小型樂隊成名的途徑之一,太極、邊界樂隊、Fundamental 是當年成功例子,至於為何今日比以前更落後?動輒勞師動眾拉人封艇,er…….不要再說了。)

言歸正傳,當年在第二屆比賽,Citybeat 的比賽歌曲為《No Time》,由John 與Daryl 共同創作,以香港人都市生活忙碌緊張為題 ,希望鼓勵人們去追求名利以外的事物。而該歌曲的中文版為《城市節拍》,咸豐年前諷刺時弊的歌詞用在今日仍然一針見血,不知道應該讚歌詞寫得好,還是讚香港競爭力保持得不錯。

城市節拍 – City Beat
詞:韋然
曲:John Laudon

這鬧市內 車輛滿路
背著美夢人 日夜的撲
快步疾似電極急促上路

看看地鐵站 擠迫到極
轉搭巴士 人潮甚恐怖
各自各忙踏匆匆腳步

正是那勁節奏 加速感到迷亂
去覓那午夜霓虹沒計劃
這是重的節拍 請你加上旁白
太沒意義若靈魂被棄掉

這鬧市內 真多怪樣
戴著那尼龍做的臉
強做著笑容認真冷漠

個個為了名摧毀性命
個個為了錢如奴隸死搏
有利有名要天天作樂

正是那勁節奏加速感到迷亂
去覓那午夜霓虹沒計劃
這是重的節拍 請你加上旁白
以賤價拍賣靈魂全沒道理

看日與夜 永不間斷
節奏令這繁華大都市
建造了牆 隔起隔膜

個個大叫忙藉故裝出勢力
跌入了名和利的網拍賣了靈魂
只因要換那夢裡片段
要大叫忙藉故裝出勢力
要盡聽名和利的擺佈
棄掉了靈魂只管作樂
有沒有意義有沒有意義

雖然在比賽之後知名度高了,但是只懂英語的Citybeat 仍然只能留在街頭表演。為了更受歡迎,那時還不曉廣東話的 John 後來開始了用死記硬背方式表演廣東歌(John 在教育學院的訪問中說 “I was singing in Cantonese before I could speak it.”),其中一首就是譚詠麟的《朋友》。在一次表演途中,有「香港兒歌之父」之稱的黎偉賢恰好路經,看到樂隊的潛力,便嘗試推介Citybeat 到各大唱片公司,可惜無功而回。有見及此,黎偉賢乾脆自行成立唱片公司協助Citybeat 錄音,再把錄音聲帶寄到當年最有影響力之一的唱片公司寶麗金 ,結果寶麗金一聽愛上,並願意用 Philips Label 發行兩隻大碟,一隻為 1988年的《Citybeat 城市節拍》,另一隻為 1989年的《逃》。 (ref: Phil Benson and Alice Chik)

當中《Citybeat 城市節拍》大碟曲目如下:

(Source: Google)

Side A
01. 城市節拍
02. 守望你
03. 追蹤
04. 心的呼叫
05. 土佬Johnny
06. 實況劇場

Side B
01. No Time
02. Watching You
03. Freedom
04. Heart Cry
05. Johnny nerd
06.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特別的地方在於,Side A 和Side B 的曲目是相對的,同曲不同詞,Side A 為中,Side B 為英。

筆者最喜愛的一首歌為《守望你》,雖然說這首歌是獻予離家出走的青年,不過筆者總覺得這首歌可以有數種理解方式,當然可以是離家出走的青年、亦可以是不再回頭的情人、亦可以是一首由神的角度出發的基督詩歌。以前的填詞人(特別是出色的)大多會為作品保留一些 ambiguity,不會句句露骨畫出腸。留一些想像空間,這樣每個人才會有自己對歌曲的想像和理解,更容易會有共嗚。

守望你
作曲:John Laudon
編曲:John Laudon
填詞:韋然(即黎偉賢)
主唱:John Laudon

思念你 沒忘記 當日你獨自離家
你充滿自信 披風雨獨闖
永不會後悔 你倔強的說

想念你 仍懷念你 希望你能回家
我深愛著你 當你失意地哭 你可叫喚我
我定會親你 你莫痛悲

每天地球在轉 天光與天黑
關心你靜看你 如何笑或流淚
是誰負你 因此覺渺小
知否我極愛你 全意守望你

思念你 熱愛從未變
若有天 當你不得意
可叫喚我 當你失了目標 你不要害怕
我定會親你 你莫痛悲

每天地球在轉 天光與天黑
關心你靜看你 如何笑或流淚
是誰負你 因此覺渺小
知否我極愛你 全意守望你

思念你 熱愛從未變 希望你能回家
Oh… Yeah

(而上載上面Youtube片段的是Jym Kay本人…….)

正如前文所說,《Watching You》只是同曲英詞,說來諷刺,可能是聽慣了廣東話版,筆者覺得英文版有點別扭。

《Watching You》:

第二隻大碟為1989年的《逃》,曲目如下:

(Source: Google)

01. 逃
02. 表演過後
03. 不投降
04. 強說別離
05. 家
06. 都市方程式
07. 追尋
08. 生命戰士
09. 守望你
10. 你知否
11. 暖流

《逃》全碟均由韋然填詞。看倌可能亦留意到,和第一隻大碟不同,《逃》11首歌 都是廣東話歌,相比之下商業成份高了。而《守望你》這首歌因太受歡迎,所以再次被收錄在大碟之中。而新曲之中比較突出的有關於友誼的《暖流》:

暖流
作曲:John Laudon
編曲:John Laudon
填詞:韋然 (即黎偉賢)
主唱:John Laudon

人誰無聚散 只盼別後有天重見面
再會時年月已遷 仍望暢談沒強就
要是兩心知不計路遠 不管分隔已有多久
兩地遙路隔阻 情共友誼仍然一樣厚

是暖的流 流入心裏暖著我
伴我飛馳 提步走遍這地球
萬里分離 仍舊心裏記著你
讓我珍藏 無限寶貴友誼

良朋和舊友 他日共醉細說當天
各為前程路各奔 惟獨友誼沒折舊
要是兩心知不計路遠 不管分隔已有多久
兩地遙路隔阻 情共友誼仍然一樣厚

是暖的流 流入心裏暖著我
伴我飛馳 提步走遍這地球
萬里分離 仍舊心裏記著你
若再次相逢與你握手 喔~

是暖的流 流入心裏暖著我
伴我飛馳 提步走遍這地球
萬里分離 仍舊心裏記著你
讓我珍藏 無限寶貴友誼
是暖暖的流  朋友

《守望你》和《暖流》兩首歌曲為Citybeat 帶來了名氣,並能獲邀參與電視節目。(包括《歡樂今宵》)。最後,他們亦成功完成當初的夢想:就是可以走到學校、監獄、公共屋邨和難民營等地方表演,引導迷途的青少年。

在寶麗金兩隻大碟之後,Citybeat 在1990 和1991 年,透過Silver Planet 分別再推出了《新人類搖滾 The Time is Now》,和《Goodbye》兩隻大碟,不過很大可能是因為宣傳不足的問題(對比寶麗金的財力物力),這兩隻大碟並沒有太大迴響。而《Goodbye》這隻大碟亦是Citybeat在香港樂壇的告別之作。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HbKSjXoC3g

在Citybeat 解散之後,留在樂壇的只有John 一人。在Citybeat 時期John 除了為樂隊作曲之外,亦在一次偶然機會下為譚詠麟作了一首《愛念》(1989),結果歌曲大熱,與歌曲同名的專輯單在香港就賣出了四十萬隻,而《愛念》亦是自盤古初開以來唯一一首在日本紅白大賽(1989年第40回)出現過的廣東歌曲 ,前無古人。(筆者原本想說後無來者,不過還是留些寄望較好。)

(「劉諾生」打錯變成了「劉諸生」 / 譚詠麟一身Cream shade西裝,腳踏一雙Victorian Boots,真心是有台型的 / 另外,日本80年代原來已經有高清拍攝…..)

自此之後,作曲和編曲成為了 John 的主要收入來源,最著名的作品有張學友的《餓狼傳說》、《當愛變成習慣》,陳曉東的《一萬年》,而合作過的歌手更跨越數個年代,由四大天王年代到陳奕迅、王苑之時期的歌手都有唱過John 的歌,而他至今仍有參與唱片和歌曲製作。不過近年John 醉心於團契工作,集中創作基督教詩歌,商業音樂產量已比舊年減少。


後話1:
在教育學院的訪問之中,John 說Mariah Carey 在1999年的《Thank God I Found You》抄襲了他的英文作品《In Love with You》(由張學友和菲律賓歌手Regine在1996年所唱),原文如下:
“What really bugs me now is that Mariah Carey released a song in 1999 called Thank God I Found You, and the first two bars, the fifth and sixth bars, and the chorus were exactly the same as In Love With You. She would definitely have known about Regine and she would probably have heard that song. She’d been in Taiwan, the song was big in Taiwan and a lot of people compared Regine to Mariah Carey. ” (ref: Phil Benson and Alice Chik)

可笑的是,本來John 亦有打算提告,不過律師卻指事件相隔已久,而且對John 亦會帶來巨大的財政壓力,所以只好忍氣吞聲。

即使金錢不成問題,我卻在想,國際巨星抄襲一個「而我不知道是誰」的本土作曲家,誰會相信?勝出固然出一口氣,輸了就會成為「沽名釣譽」之輩。這樣的賭博,不了。

後話2:
「若再次相逢與你握手」,或者是這種遙遙無期的約定,才會令人期待。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