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克己鍊心》(二)<比賽繼續!到底得分的是誰?> | 薄扶林速報
Site icon 薄扶林速報

【小說連載】《克己鍊心》(二)

文/諾羽
Facebook專頁/無風與晴

<比賽繼續!到底得分的是誰?>

第一章: 《克己鍊心》(一)
—。—。—。—。—。—。—。—。—。—。—。—。—
「メン(面)——!」
「メン——!」

擊中了嗎?擊中了吧?

所有人屏息以對,目不轉睛地看著評判們手中旗子擺動的方向*。

「メン——!」

子淳先是一臉懵然,臉上隨即染上悔恨的神色。剛才那一瞬間的分神,竟是被對手緊接而至的又一次攻勢乘虛而入。

「メン——!」主裁判雄厚的聲音,宣判對方的得分*。

場邊傳來熱烈的歡呼聲。

若愧疚是漩渦,子淳已在洶湧的黑水中溺沉。是他一時大意,忘了比賽中只要評審沒有叫停或判斷打擊為有效前,對戰就該一直進行。如果是在戰爭,這麼的一次大意,自己已經死了呢。子淳自嘲。

在新手之間勢均力敵的比賽中,一時的疏忽、一分的差異可以扭轉一切。他恨自己辜負了老師的教導與隊友的信賴。

雖然腦海已然一片空白,子淳依舊憑著習慣,回到場地中央擺出準備姿勢。熬過剩下的時間,然後再向大家道歉吧。子淳本來是這樣想的。

但是——

「加油啊!子淳!」、「你能夠做到的!」、「取得一分吧!」

天行會會員聲嘶力竭地喊叫,想要用聲音傳遞他們的激勵與支持。

這時候,狗血小說的描寫,該是「這些語言就如光束一樣照進了主角漆黑無望的心」吧?因為這篇不走狗血路線,所以大家意會就好了。

「不用在意的!繼續加油就好!」是師姐特別響亮的聲音。

子淳一呆,然後把胸中濁氣緩緩吐出。

沒錯,這裏不是戰場,沒有一擊即敗的規則。只要比賽還未結束,就還有彌補的機會。如果現在因為一分就心灰意冷,才真的是違背武道的規條。

其實,師姐大概更想說一句「少年,你太年輕了」。人誰無過,一時的錯誤要銘記,卻不能迷失其中。劍道精神,要求的並非完人,而是能不斷戰勝自己的堅毅與意志。

「はじめ(開始)!」比賽繼續。

子淳深深吸了一口氣。對手現在氣勢如虹。而自己,最不能輸的就是氣勢。

「キヤア(kyaa)————!」

表面上無意義的言語,發自靈魂深處、由丹田而生口邊而出,包涵著少年那無法以文字形容的熱血和決意。

天行會的會員放心地笑了。子淳能夠發出自己那標誌性、高亢得像是飆海豚音的「気合い(氣勢)」,表示他沒有被自己的失誤打擊。

「ヤア(yaa)————!」

對方也不甘示弱,以低沈有力的喊聲回應。畢竟,劍道比賽中,最重要的還是戰意的展現。

「メン——!」
「メン——!」

可惜,劍刃稍偏,兩人均無法得分。

子淳把順著攻勢前衝的身軀穩住,重心靠在前腳一個旋身。視線與同時轉身的對手相碰。子淳再次舉刀。

「メン——!」
「メン——!」

兩人再次同步以相同的方式進攻。只是,這次雙方前進軌道,卻發生了觸碰。

身體相撞、衝力相交,沒有前進的去路、又不可貿然分開給予對方攻擊的機會,唯有原地對峙。故二人以刀檔身,進入名為「鍔迫り合い(交鍔)」的狀態。

兩劍相碰、膠著。二人貼得很近,近得能感受到對方面罩後呼出的熱氣。厚重的護腕觸碰推搡、足步因雙方推前的力度時而晃動,交疊的劍鍔與相貼的刀身時而扭動時而施力、想要把對手護身的刀刃推開製造進攻的空隙。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子淳知道剩下的時間不可浪費。

比賽,僅餘60秒。

(待續)
—。—。—。—。—。—。—。—。—。—。—。—。—
劍道小知識:

比賽中兩方選手背後分別綁上紅色或白色帶子以供識別。

對戰中裁判共三名,以舉紅白旗的方式表示裁定得分。當兩名評判裁定打擊有效,則進攻方得一分。

判定得分後,主裁判喊叫有效擊打部位的名稱,比賽暫停。兩方回到準備位置,在裁判指示下繼續比賽。

—。—。—。—。—。—。—。—。—。—。—。—。—

劍道,是日本傳統的競技性武術運動。
但除了運動,劍道更是一種精神、藝術、文化的傳承。
而劍道館,更是志趣相投者相遇、相識、相知的地方。
這是關於劍道的故事,也是關於成長、友誼、夢想的故事。

如對港大劍道學會有興趣,歡迎查詢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kendo.hku/
ig: kendo.hku 或
whatsapp 5663 7137 (Trifa Cheung)

如對男主原型有興趣,歡迎pm作者(喂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