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吟】新しすぎる詩

0
10

昨晚在街上踱步
忽爾想起在鴨川散策的那夜
走進某街角的酒吧
小酌了杯威士忌
鄉愁漸漸滲出
這時,你從樓上下來
和男伴各點了杯 Gin Tonic

言語不通的異鄉人
只能在偶爾聽懂一兩句時回話
たいわんから?ほんこんから?
突然,你湊過來
指著電話問我これ、のんだか?
我說いいえ,これ、これ too strong
你又問我這酒在家鄉話怎麼讀
ng5 gaa1 pei4的聲音清脆悅耳
就像喝光的Gin Tonic杯裡的冰塊一樣

看到了桌上的煙灰缸
好奇的跟老闆抽了兩支
理解到Mild Seven的味道不太Mild後
我問老闆是怎樣開始的
わるいせんぱい、わるいせんぱい
不知道,笑不攏嘴的你
又是如何踏進花煙酒地的世界

最後,你和老闆邀我後晚再飲
略醉的我衝動地答應了,但最後還是沒有來
轉入電車路,我想
那晚沒有走數的話
將會是個不錯的晚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