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她snapchat我看她新買的指甲油
橄欖色指甲油散發著些少成熟的味道
我問她淺色不是更可愛嗎
她說要是指甲淺色,人看起來就會更深色
我說,看起來深色又如何
「你是甚麼顏色,別人沒權評論」
想著如此跟她突破父權框框的我,發現
說這些的前設,不就是
我更鍾情於淺色的你嗎
so ist das sowieso ,,wieso” sowie ,,w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