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0更新:體育聯會代表一陳家琪在Facebook上發出道歉聲明,並指會出席明日的會議以解釋事件,及提出對自己的遺憾議案。

二零一六年度周年辯論將於明日(星期二)舉行。各評議員的書面回應已率先上載於評議會之Facebook 專頁供各位同學參閱。

本年的辯題為「香港大學應該為香港而立」。大部份評議員認同香港大學應為香港而立,當中不少評議員指出香港大學對香港的重要性,強調即使香港大學和其訓出來的人才均面向國際,但香港大學必須為香港社會的利益而立,而創校之初「為中國而立」的目的以因應歷史和社會的變遷而改變。有部分評議員則認為應思考香港大學是否只為香港而立,有個別評議員則從大學的本質觀之,認為大學並非為一時一地而立,而是為世界而立。

另外學苑前副總編輯王俊杰同學發現體育聯會代表一陳家琪的書面回應,涉嫌抄襲其早前王於學苑上發表、輔仁媒體轉載的「百年港大,為誰而立?」一文。同學均對陳評議員整段照搬,未有註明來源此等抄襲行徑表示極度失望,要求解釋及道歉。據了解,陳評議員早前通知評議會,明日未能出席會議。

周年辯論將於十二時三十分在中山廣場開始,所有同學均可到場聆聽及有機會發言。

評議員的書面回應:【Annual Debate 2016】Written Responses of the Union Councillors


部分評議員意見摘錄:

內務副會長 劉智恆

追溯翻前人當初設立嘅目的,西方人自覺自己嘅文化畀其他人優越,所以覺得自己有種將自己優越嘅文化推廣去其他落後既地區,去教化佢地令到佢地都可以進步。對於呢班西方人嚟講,個個「社會」,的的確確係等於中國。因為喺當時嚟講,無人覺得中國同香港其實有咩分別。但係我覺得以前嘅人還以前嘅人,而家哩間大學屬於嘅唔再係佢地,而係我地嘅每一位。

行政秘書 唐銘濂

當然,這建基於「為香港而立」意指為「香港的利益」而立。理論上,在香港成立大學應對其社會大有裨益。而事實上,在英國透過港大傳播知識思想、培養精英以立足中國,並以香港為當年「文化中國」的最後據點,鞏固在華利益的過程中,香港受益不少是無可否認的。而確保香港的利益,也當是這如意算盤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如果「應該」在此處的定義為「有責任達致、尋求」的話,那毋容至疑,香港大學是應該為香港而立的。

普選評議員二 李熙信

我認為(一)香港大學是主要為香港而立,基於現時它主要的學生以及校友絕大多數是香港人,(二)香港大學沒有一個必要責任去照顧中國、世界、抑或其他地方的需要。面立中國以及世界,以全球化作為大學的教學方針,是港大的優勢讓學生變得更具競爭力,但絕不應倒果為因,為了迎合其他地方的需要,而犧牲香港的利益。

普選評議員三 蘇穎宜

有人說香港大學應為國際而立。於我而言,香港大學是先培養本地學生,再步向國際。兩者所謂國際的概念,是不同的。 前者是為世界各地的學生而舉辦大學教育,而後者則是為本地學生提供面向著國際的教育。香港大學師資優良,有不同交流機會給本地學生了解不同國家,旨在令學生除了為本土服務之外,都能成為一個負責任的世界公民。因此,我們可見,即使以面向國際的發展方向,香港大學都是以香港的學生角度出發,為香港而立。

大學堂宿生會代表 梁晃維

再者,從歷史角度剖析,香港大學早已失去為中國而立之意義,甚或從構思其成立之際,她已不是為中國而立。縱然港督盧吉於不同場合提及港大是為中國以及鄰近地區而立。但說穿了其實是一項帝國投資,英國期望孕育一群具英式思想的華人精英,掌控逐步開放的中國,鞏固其東亞勢力。然而,辛亥革命後,中國各地紛紛建立大學,港大失去其作為「中國人材練所」的角色。四九年中共竊政,其反帝國、反外主義令這所處於殖民地的西式大學的地位更為尷尬。當中國也抗拒接受西方思潮,港大又何必強求成為面向中國的大學呢?

何東夫人紀念堂宿生會代表 歐陽濠琳

而時至今日,中國已發展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其對外溝通、獲得的資源已不再依賴香港,而中國亦能自行分配資源,培養國家人才,協助其社會、經濟發展。縱然港大於國際排名較前,國內大學如清華、北京也不遑多讓,而香港本土亦有其問題亟需人才配合,應為優先考慮。

醫學會代表 姚家生

香港大學醫學院一直與香港並肩作戰,迎難而上,克服鼠疫、日佔時期等種種挑戰。二零零三年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沙士)爆發期間,醫學院的研究人員率先發現引起沙士的冠狀病毒,為香港,以至全世界帶來一線曙光。一百三十年來,醫學院的發展與香港的轉變息息相關,而醫學院在研究、教育、政策制訂等範疇對香港有著深遠的影響。因此,作為香港大學創校學院之一的醫學院,不只是為「中國」而立,更是為香港而立。

體育聯會會長 陳嘉龍

而校訓中的「格物」,則是指「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意思是要想使自己的念頭真誠無私,必先明理─窮究事物的道理(致知);要想明理致知,必先要革除物欲,修正其不正確的觀念(格物)。而西方大學的理念是獨立追求真理和學術自由,中西方所追求的大學理念是相似的,可見香港大學的成立目的及追求也是與全球相同,故無需細分香港大學為何而立。

學苑總編輯 顧博謙

主權移交以後,中共政權的侵略無孔不入,赤化不絕。港大身為本地高等學府,更應要挺身而出,守護學術自由、院校自主等港人珍而重之的價值;港大學生抗共反赤不遺餘力,由八九民運、八一八事件、中山起義到雨傘革命皆見港大學生的影子。師生一同守護香港免於沉淪,實現「為香港而立」。今日妄言香港大學「是作為中國而立的英語大學」、人事管治作風與中國無異,實乃忽視港大的歷史軌跡和當今港大作為自由壁壘的重要意義,可悲復可怒也。

去屆會長 馮敬恩

香港大學為香港而立!

……

英國在港設立大學,一是欲效德國,辦學以播思想、語言,二是吸引「中國」人就近入讀,並冀望這些英國人代為訓練的菁英他日能在「中國」擔當要職,保帝國利益。至於所謂「為中國而立」,我們從《清朝外務部中外關係檔案史料》可見端倪。時任兩廣總督因「易得人才不致苟簡敷衍貽笑他國」及「學生就近易於檢察」,捐出兩筆五千兩計銀捐款予盧押辦學。是故,「為『中國』而立」的講法相信是因盧押辦學財困,向「中國」募捐得口號罷了。

時至今日,香港大學是香港最高學府,當然要教化我香港學子,造福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