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1, 2018

編輯部

132 POSTS 0 COMMENTS
法律學院正遴選下一任院長,以接替早前決定於2019年6月任期屆滿後不再續任的何耀明教授。據悉,法律學院近日安排兩名候選人分別與學生會面。
「メン(面)——!」 「メン——!」 擊中了嗎?擊中了吧? 所有人屏息以對,目不轉睛地看著評判們手中旗子擺動的方向*。 「メン——!」
子淳全神貫注、氣聚丹田,目光銳利如鷹,謹慎地打量對手面罩後的神色。 手因緊張的情緒握了握,掌心的汗水被厚厚的護手吸收,隱藏在寶藍色寬廣中袖下的肌肉也隨即一緊。嶄新平滑的護甲反射著運動場的燈光,也映照出子淳的青澀。 要放鬆心情。他這樣告訴自己。
學生會補選五日投票期已過三日。選舉委員會公佈,三日來的累積投票率已達10.93%,超過可能當選的基本門檻。候選幹事會「星衍」亦打出告急牌,希望有更多同學投票支持。
利希慎堂兩宗醜聞被揭至今已經有近一個月。雖然去屆利希慎堂學生會幹事會在上月二十一日現身學生會評議會緊急會議,接受評議會質詢。不過,去屆幹事會在會上的解釋反覆,說法矛盾,亦未能就其說法提供證據,更有諸多情節至今仍未有充分解釋。本報整合兩醜聞重點如下。
最近Knowles個邊被揭懷疑係僭建,震驚港大幾十年夾夾埋埋十幾廿萬人——行咗幾十年,竟然係僭建!實在好難想像嗰度唔係Jupas Office,唔係SU Notice Board同樓梯,而係停車場同泊車位。 如果而家喺U-Street 上面僭建返一棟office,你又想唔想像到?冇可能?痴L線?咁呢舊喺時光隧道(而家無人行了:'( )上面嘅嘢又係咩?
近日利希慎堂爆出連串醜聞,先是塗污弔唁冊,後有懷疑非禮案。面對這一連串醜聞,舍堂內外的意見卻似乎有天淵之別。就在舍堂外的各個傳媒、會員連番追擊、要求充分交代的時候,不少同學卻似乎選擇沉默、對事件不發一言。有的私下為利希慎堂抱不平,覺得醜聞曝光是被有心人設局陷害;有的則為自己感到委屈,不解為何自己為舍堂出心出力,成就一件件好人好事,外人卻只看到舍堂壞的一面,要將舍堂界視為敗德的一群。
今日開始,《速報》將會係 Medium 上面同步發放部分文章,等大家可以有多一個平台睇到《速報》嘅最新消息。會唔會有Paywall?傻啦,想賺多兩個錢嘅話就無寫好耐啦!當然,大家想課金支持嘅話緊係無任歡迎啦~
昨晚評議會舉行緊急會議,處理有關利希慎堂近日爆出連串醜聞的會員投訴,利希慎堂去屆幹事會成員、舍堂導師及舍監等均有列席會議。面對會眾關於兩宗事件的提問,利希慎堂學生會去屆幹事多番改口,又以私隱或找不到文件為由拒絕向評議會提供資料,更涉嫌作假證供。評議會最後通過撤回去年所接納的迎新報告,並要求利希慎堂學生會重新提交;另利希慎堂學生會亦須就兩事件向評議會遞交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