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5, 2021

編輯部

184 POSTS 0 COMMENTS
比會員人數更重要的是,學生會一直奉行「必然會員制」,以唯一代表全體本科生的組織自居。假如醫學會脫離學生會自立,港大學生會亦不再擁有代表全體本科生的獨特角色,只是校園內衆多不同學生組織中的一個。這可算是是某種意義上的「亡會」。
七月十日會議除了撤銷決議及處理幹事會等人的請辭外,亦討論如何處理學生會事務的後續安排。評議會主席以評議會事務委員會主席的身份,報告委員會關於如何處理學生會及評議會運作問題的建議。
評議會日前通過的「哀悼慰問感激」議案惹來軒然大波,除遭政府猛烈抨擊,更一度有報道指校方已邀請國安處調查。結果不足30小時後,學生會在巨大壓力下道歉並宣佈將撤回議案,幹事會及部分評議員宣佈辭職。
如果真的是沒有準備好,沒有溝通好,是否代表提出議程和討論議案時根本沒有仔細想清楚?會議在七月七日晚上舉行,相信大家在那一刻已經清楚「梁健輝刺警事件」的政治和歷史含義。即使與會的評議員出於良知支持議案,無懼自身的安危,亦認爲值得押上學生會來表態,是否應該準備好跟隨以來的報復?如果沒有,這麼粗疏的決定的結果就是令自己和學生會陷入更大的危機,辜負選民的託付。
當你見到個個圈都就嚟爆咁滯,以為群情洶湧之際,原來好多回應率都唔過半,部份仲少過20%。報道入面仲有人話自己住hall都冇收過份問卷。雖然多得學苑咁詳細嘅報道,但係呢幅圖都真係可以入選年度「misuse of statistics」大獎。
但今天不再一樣了。異議的聲音必須消滅,反對的力量必須剷除,越界的人物必須追殺到底。學生會已經不是簡單「釋出善意」就可以默默運作下去,也不可能自我審查就可以矇混過關。下個學年的「國安教育」必定全力鉗制學生爲目標。
幹事會早前使用房間後沒有盡責清理,妨礙屬會使用,評議會於 11 月底就此要求幹事會向社會科學學會提交道歉信。惟幹事會一直無遵從以上決議及另一次要求提交書面道歉的相關決議,直到日前才提交書面道歉,結果於本次評議會會議上再遭通過遺憾議案。
過去一週係學生會羞恥的一週。呢個就係港大學生嘅水平,學生自治嘅成果?
學生會評議會今日(30日)開會討論早前會議違法違憲的指控,通過了可能是有史上第一次對自身的遺憾議案,並追認本屆所有在違憲情況下通過的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