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七月七日決議風波後,繼三聯會幹事措辭粗劣的割蓆聲明,醫學會日前亦發出一篇內容令人意外的聲明,當中更揚言脫離學生會。

2. 雖然明白保命要緊,但聲明中政治中立、誤解下投票、無從屬關係云云,實在可笑。再者,三聯會代表自認失職,聲明下款卻把三聯會上下全部綁上(所謂下款只是「幹事會」不過是自欺欺人),代表屬會發出這樣的一篇聲明。連離職的一刻也要再次失職,實在令人失望。(當然,「逃避雖然可恥但是有用」,希望啦)(當然,也有三聯會的評議會認同這篇聲明的)。

3. 雖然立志救急扶危的醫學生不支持該議案也是合理,但聲明中稱「當評議會與醫學會就外務和校務議題上出現意見分歧時,評議會均以會訓「團結一致」,需要統一口徑爲由,扼殺醫學會的少數聲音」實在令人詫異。請醫學會請楚交代:評議會如何以會訓「團結一致」,統一口徑,扼殺少數聲音?

自問觀察學生會多年,未曾有聞以會訓「團結一致」爲由迫令其他人服從——受同儕壓力影響或自己惰於思考的評議員的確是常見;當然,也不能完全肯定今年沒有這樣的做法,但——最接近的例子正正來自三聯會的聲明:去屆文化聯會會長正是以反對刊登蘋果日報廣告爲由辭職,然後再獲文化聯會支持重新當選會長。請問評議會對此有甚麼「反制措施」?口徑如何統一了?會訓「團結一致」的精神甚麼時候變成緊箍咒了?

再者,港大醫學生才高八斗,特意用上「統一口徑」、「扼殺少數聲音」等字眼,怎會不知道當中的貶損之意?爲了脫身,割席也可理解,不過竟然不惜將評議會描繪成極權組織般,把醫學會塑造成徹底的受害者。落井下石,真得不得不佩服一山還有一山高。

3. 醫學會聲言拒絕派員參與評議會及聲言脫離學生會,對學生會的打擊重大。醫學會會員人數達3000人,佔學生會會員總數近20%,財政上亦比三聯會的屬會更爲獨立。若拒絕派員參與評議會,即可理解爲學生會不再代表近20%的會員;同時,由於拒絕派員參與,醫學會亦有可能拒絕承認或執行評議會部分或全部的決議,此時即使未有正式退出學生會,亦形同自立。

4. 比會員人數更重要的是,學生會一直奉行「必然會員制」,以唯一代表全體本科生的組織自居。假如醫學會脫離學生會自立,港大學生會亦不再擁有代表全體本科生的獨特角色,只是校園內衆多不同學生組織中的一個。這可算是是某種意義上的「亡會」。


Also published on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