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報午間短評】
0. 雖然講呢啲實會畀人話「依家講呢啲有咩用」、「網絡軍師」,但係唔講都可能再無機會講了。

1. 昨晚記招, 會長代表學生會就該「哀悼慰問感激」議案致歉,並稱「我哋呢到嘅人」將會辭職,又宣佈評議會將撤回該議案。

2. 校園電視的直播標題是《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對近日事件之回應》。不過,先是評議會主席並無現身,再者屬於幹事會(且將辭職)的會長竟然可以代表(未召開會議的)評議會宣佈撤回議案。平日常常掛在口邊、引以自傲的典章制度,在這些時候又竟然可以一概不理了。

3. 面對記者提問,會長只是重覆致歉、不評論其他事務及「我哋呢到嘅人」會辭職。雖然明白想事件儘快平息,但以上的答案予人的感覺是沒有準備,連內部溝通也未處理好。

4. 如果真的是沒有準備好,沒有溝通好,是否代表提出議程和討論議案時根本沒有仔細想清楚?會議在七月七日晚上舉行,相信大家在那一刻已經清楚「梁健輝刺警事件」的政治和歷史含義。即使與會的評議員出於良知支持議案,無懼自身的安危,亦認爲值得押上學生會來表態,是否應該準備好跟隨以來的報復?如果沒有,這麼粗疏的決定的結果就是令自己和學生會陷入更大的危機,辜負選民的託付。

5. 談及選民的託付,幹事會競選是這樣交代自己的外務立場的。
「郭:至於外務議題上,無論同學抑或我們,短期內都要以更低調的方法及身位做事,希望同學明白、諒解。無可奈何,我們現在是以言論及活動的空間換取生存時間。」(學苑,2021年5月3日)
「在補選諮詢大會上,「薪燧」曾被同學質疑何謂「低調地」處理政治議題,郭永皓解釋,「薪燧」會減少就政治議題高調表態、發表聲明,亦不會舉辦針對政治議題的示威集會。他續說,「薪燧」會按議題評估風險,如果觸及國安法、港獨等敏感議題將不會表態。」(衆新聞,2021年5月22日)
請問幹事會會否在離職前,向一衆會員交代自己當日的決定?

6. 三聯會在記招進行同時發聲明「劃清界線」。三聯會與學生會其他部分不咬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歷史也是制度的結果,過去一年已經多次在不同場合反映出來。雖然從自保角度來說,寫什麼離譜的支持議案純屬「誤解」也算了,但一句「並和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再無關係」實在過分——三聯會及旗下屬會也是學生會一部分,爲自保退出也可理解,但在此時此刻以爲可以獨善其身實在可笑亦可恥。

7. 2021年6月24日本報短評:「但今天不再一樣了。異議的聲音必須消滅,反對的力量必須剷除,越界的人物必須追殺到底。學生會已經不是簡單「釋出善意」就可以默默運作下去,也不可能自我審查就可以矇混過關。
……
現在,希望學生會研究一下假如明日被禁,應如何善後,如何保存學生會上下的檔案(可惜一大部分評議會記錄已經捐贈與香港大學「共同擁有」),「留低嘅喺一份心意唔係負擔」。」

8. 亡會也罷。願各位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