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科學學會於本日(二月一日)先後兩次於Facebook 專頁發表聲明,回應本報早前《會室迫遷跟進 社會科學學會噪音滋擾為導火線》之報道。有會員在聲明下留言要求社會科學學會進一步交代事件,亦有屬會幹事對聲明內容表示不滿,並感到「被代表」。

第一篇下款為「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之聲明,指本報文章有誤導成分,又指「有必要向會員詳細交代事件過程」。聲明中稱,「以往曾有會員和幹事以正常聲量談話,而該教授因不滿其聲音,多次擅自將會房的門關上」,亦有解釋本報指為會室搬遷導火線之事件,惟未有回應社會學學系投訴信中「傲慢地(arrogantly)叫教授關上自己房門」的指控。聲明中又指社會科學學院在討論搬遷及新會房一事上「未有重視學會在會議上提出的意見,亦沒有繼續回覆電郵」。

而在本報發出《就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指本報報道含誤導成分一事之回應》後,社會科學學會專頁再發表題為《社會科學學會署理幹事會就會房事件之回應》,指「上一則聲明原意並非用以指責或怪責任何人,只希望向會員交代及補充會房事件的詳情」。回應中稱,「本會幹事無疑須為與該社會學學系教授發生的磨擦負上一定責任,但同時本會希望指出此事並非唯一原因」,認為9.30(即社會科學學會會室)及9.31(即社會科學學會各屬會之會室)「發出的噪音及長期推積的雜物亦是導致搬遷會房的主要原因」。回應中又澄清上一則聲明是由署理幹事會發出,又指署理幹事會「希望與會員、屬會及學院合作解決是次會房事件」。

有會員在回應下留言,指第一篇聲明指「會員和幹事以正常聲量談話」,但在後續回應中「卻承認(並代表五個附屬學會承認)兩間會房均有製造噪音」,質疑「到底在9樓的是正常聲量還是噪音?」。該位同學又指出回應中稱「本會幹事無疑須為與該社會學學系教授發生的磨擦負上一定責任」,問「對於這一個你們承認的責任打算如何負責」。

有社會科學學會屬會幹事對第一篇聲明感到「被代表」,認為以「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名義發出聲明會令人以為各屬會同樣認同該篇聲明。他們又認為兩篇聲明令人感到社會科學學會幹事會試圖推卸責任,淡化投訴信中與教授衝突為導火線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