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失的聲音 (一):解脫 – 蔡齡齡

0
163

/文:凌雲 (22/06 更新:資料更正及新增「民主歌聲獻中華」版《但願》)

人人說流行音樂已死, 那麼未死的時候究竟是怎樣的光境?

解脫 – 蔡齡齡 (1965/1/11 -2012/6/24)

蔡齡齡 (Source: Google)

《細水長流》
詞:林振強
曲:Manuel Alejiandro / Marian Beigbeder

不管為何 沿途如何 它都長流
鐵和石也可割破 這是過山的河水
它奔前流流流 不管蹉跎
為流入滔滔大海 方會安心而存在

不管為何 沿途如何 它都長流
我懷內那些愛 也像這一江河水
永為你也永向你一生奔流
現時 昨天 將來 都也因你而存在

若你雙眼是深海 你已經浸沒我
誰令我現能去愛 你已否知道麼
我感激我們遇見 在今生像河與海
你那臂彎溶匯結合我 盛我在內

若有天要被分開 我遠山也踏破
尋辦法又流向你 你會否等我麼
你可知每凝望你 便彷彿像河看海
你那暗湧如在叫喚我 喚我入內
怎可不奔向你

天空晴時 雷霆來時 它都長流
我懷內那些愛 也像這一江河水
永為你也永向你一生奔馳
現時 昨天 將來 都也因你而存在
怎可不奔向你

或者你不知誰是蔡齡齡,但這幾句歌詞,你很有可能曾經聽過。

一首《細水長流》,由林振強填詞,改編自西班牙情歌歌手Julio Iglesias 的《Lo Mejor De Tu Vida》,不計近期已唱爛的《陪著你走》,《細水長流》可能是最多歌手翻唱過的歌,老一輩翻唱過的歌手有林憶蓮、陳潔靈、趙學而、伍詠薇等。

其中林憶蓮在2005年夜色無邊演唱會為紀念林振強先生所唱的版本,應為至今流傳最多的版本。

林憶蓮《細水長流》(2005夜色無邊演唱會)
(筆者按: 很多人以為林憶蓮只在2005年唱過《細水長流》,事實上,林憶蓮早在1992年的新年電台節目《除夕龍鳳配》已經唱過一次,《除夕龍鳳配》這個節目非常有趣,有機會再說。

至於新一輩翻唱過的有CAll Star 、容祖兒、王菀之等,各有不同感覺。問題是,版本愈來愈多,反而令原唱少了人認識,非常可惜。

匆匆飄過 化作雲煙
蔡齡齡出道在1989年,當時任職商業電台DJ的蔡齡齡受百代唱片(即EMI)賞識,簽約出道,算是趕上了80年代百花齊放的尾班車,不過面對同期出道的超新星王傑、關淑怡、王靖雯(王菲),要從中跑出,絕對不容易。和林憶蓮等同是DJ出身的蔡齡齡,當年電台亦有為她宣傳, 不過據說當年有一不成文規矩,商台人的歌,只能在商台播放,此舉影響了蔡齡齡本人和其歌曲的知名度。

蔡齡齡憑著一把非常委婉溫柔的聲音,在當年的眾多新人之中總算佔了一席,第一張同名專輯《蔡齡齡》 雖然沒有大賣,但是專輯中第一首歌《但願》成功打入了叱咤樂壇流行榜的第二位。

蔡齡齡 同名專輯《蔡齡齡》(Source: Google)

蔡齡齡《但願》
(筆者按:《但願》是我最喜歡的歌之一,改編自齊秦的《外面的世界》,黃凱芹(不影相不簽名)亦有改編《外面的世界》,Chris 的版本叫作《青蔥歲月》,各有各特色。蔡齡齡和黃凱芹同樣是中大新亞書院,據說二人當年經常爭奪歌唱比賽冠軍,可能是因為這樣才特意改同一首歌。)

另外,沒有開過個人演唱會的蔡齡齡,現場演唱的錄像少之又少,其中一次就是在 1989年5月27日 (六四之前) 的 「民主歌聲獻中華」 唱了《但願》這一首歌,和錄音室分別不大,感染力卻更勝之。

蔡齡齡《民主歌聲獻中華-但願》

《但願》
詞:劉卓輝
曲:齊秦

但願是裝飾的片段
匆匆飄過 化作雲煙
但願是刺痛某一天
心傷一次 能從今不再見

但願是我也會灑脫
但願是他開心離別
但願現在我變作了敢愛敢恨
拋棄了昨日 再愛多一次

但願是他終於發現
狠心的說 再見My Dear
但願是永遠也不知
飄忽的愛 難長久不會變

但願在痴心的背面
雕刻一個 最愛樣子
但願讓你眷顧枕邊
偷偷相見 來彌補失去了

但願是雙方都厭倦
偷偷相愛 詐作無知
但願在你暖暖心扉
她可以 能重返擁抱你

《蔡齡齡》這隻大碟雖然品評不錯,但係並沒有令蔡齡齡這個名字響起來,真正的突破來自1990年的第二隻大碟《The Simple Life》,主打歌為《人生嘉年華》,改編自當年法國組合Kaoma 的《Lambada 》。

(筆者按:《Lambada》非常之紅的一首歌,有人說Kaoma 應是巴西組合,實情這首歌是直接Cover 巴西歌手Márcia Ferreira 的《Chorando Se Foi》,而《Chorando Se Foi》亦是改編自葡萄牙歌手Los Kjarkas 的《Llorando se fue》,當中關係比雷雨更複雜,總之最後紅了的是Kaoma 的《Lambada》,後來亦因為歌曲的前世今生令Kaoma惹上官非,當中細節不作細表,有興趣Google一下。)

《The Simple Life》 (筆者按: 非常之難找的一隻大碟,找了黑膠版本三年,只有一次擦身而過,各位看倌如在家中看到,又無興趣的話,PM我吧T.T。)

《人生嘉年華》歌曲節奏輕快爽朗,憑著原曲的名氣,進佔了不少的排行榜,歌曲亦是由林振強作詞。

(Source: Come Back to Love)

除了《人生嘉年華》是第一主打,《The Simple Life》大碟的主打歌還包括《解脫》和《花光它》,然後才是《細水長流》。如上圖所見,當年的平面廣告宣傳的是《解脫》和《人生嘉年華》兩首歌。

事實上,《細水長流》當年並不是熱門作品,只在排行榜尾打轉了兩星期,然後下榜。

但是,這首歌卻深受其他歌手的喜愛,並在後來被公認是林振強傳世之作,翻唱又翻唱,前文亦有提及。或者《細水長流》這首歌有如其名,講求堅貞的愛和不朽堅持,要經歷光陰考驗,才能成為永恆經典。

說回《The Simple Life》大碟,筆者對《人生嘉年華》興趣不大,硬是覺得怪怪的,反而非常喜歡 《解脫》這一首歌,歌詞灑脫,蔡亦唱得動人。

蔡齡齡《解脫》
(筆者按: 各位在MV裡看不看到林家棟?)

《解脫》
詞:潘偉源
曲:馮鏡輝

不須諸多藉口 來為你不安的心補救
抑鬱於低潮解脫是時候
我會悄悄後退 低泣中掩著傷口
抱歉抱憾請你輕輕放手

皆因雙方了解 明白我今宵不應追究
不必因可憐的我釀成內疚
我倆也快樂過 甘心於今夜分手
為你更快樂不敢貪心佔有

我請你於分開的以後
成熟勇敢將所愛掌握
不要妥協了才詛咒
將思憶都撕裂牽走
投身於她的白晝
不要轉向多失落的背後
忘掉這空間 有開心過時候

在大碟的歌曲編排上面,這首歌是第一面的第一首歌,由當年還是蔡齡齡男友的馮鏡輝(當年其中一位有名監製)所作,應該算是定情信物吧。

《The Simple Life》大碟不少歌曲都受歡迎,聽說當年鴨寮街的炸機歌曲就是《人生嘉年華》,所以有人說這隻碟大賣,不過以現今其市場罕有度來看,筆者卻有保留,我想只能說是賣得不錯。

(1990年馮禮慈在Top Magazine 對《The Simple Life》的碟評,筆者大致認同。 Source: Come Back to Love)

開心過 卻又真的太短
《The Simple Life》大碟令蔡齡齡名氣大增,亦有可能拾級而上,不過這時候蔡齡齡卻靜了下來,要到了三年之後,才推出最後的一隻大碟《情迷》。

蔡齡齡《情迷》 (大碟封面在後來網上版本 出現失誤,情迷變了迷情,可見今下唱片公司的隨便,上圖為正確版本。)

《情迷》這隻大碟可能因為相隔太久,沒有前兩隻大碟的反響,流傳亦不廣,不過都有不少好歌,筆者最愛當中一首《沒法可以多一點》,雖不是主打歌曲,不過亦是由馮鏡輝作曲,潘偉源填詞,盧東尼編曲,簡直是黃金組合之一,Spotify 亦有這首歌,可以聽聽。

《沒法可以多一點》
詞:潘偉源
曲:馮鏡輝

是怨也是緣 轉了幾圈
空得哭乾雙眼 和一臉茫然
痛過更傷過 卻又難割斷
緊緊擁抱著你 但心底未曾暖

若說這是情 卻欠許多
既說相識都錯 何必有從前
與我算清了 一世思念
不應該跟我再拖欠

沒法可以多一點
你我日後都不用相見
畢竟跟你 從未料得 在這天這樣完
開心過 卻又真的太短
沒法可以多一點
雖交出過 雖悲哭過
無奈仍和你偏差一點

在1993年三月《情迷》推出之後,同年十二月就跟拍拖4年的馮鏡輝結婚和退出樂壇,結束只有四年的歌手生涯,享受婚姻生活。

之後要到千禧年間,才在香港電台第一台復出,主持節目《開心新航線》,之後於2007年8月20日,再在同台主持逢星期一晚8點播出的英語金曲節目《恬淡情懷》,而鄭子誠的電台節目《音樂情人》亦不時由蔡齡齡替工。

抑鬱於低潮解脫是時候
到了2012年2月,蔡齡齡因病(應為精神及抑鬱病)請假,在2012年2月20日,最後一晚主持的時候還說會再回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同年6月24日9時左右,蔡齡齡因病在薄扶林寶翠園寓所一躍而下,終年47歲。

鄭子誠在6月25日主持《音樂情人》的時候說:

「曾幾何時,與你每週一次的相遇,是節目與節目的交接,中間的空間,僅夠我們交換一個眼神,一句問候,但是來去匆匆之間,又似乎建立了同事與同事間的默契和信任。今早,從太太口中得知消息,片刻無言,又似乎超越了我對你的既有認識,此時此刻,不想再研究為什麼,想念你,但願你一路好走。」

(筆者按:當日有聽節目,內容大致同上,但已找不回當日錄音備份
Source: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30651289/ )

於同年7月7日,《2012翡翠歌星紅白鬥》中,筆者最欣賞的歌手關淑怡亦為蔡齡齡致敬。
http://v.yinyuetai.com/video/459523

印象中和蔡齡齡同事過的人都在中報導說完全看不出向來活潑開朗的她有抑鬱病,我想可能是事事藏在心的人,才可以唱得出這樣委婉溫柔的歌聲。

還有一件事,當年無綫《東張西望》在蔡齡齡過身後,於6月25日播出有關消息時,竟然說一句 「可惜樣子唔夠甜美,紅歌不紅人」,這番話,究竟要有幾無恥才說得出口?

後記

朋友陽光空氣問我有沒有興趣寫文,腹內無墨的我什麼厲害文章就肯定寫不出來,就打算分享舊/冷門音樂,但一時三刻又想不出第一個寫誰。

一拖再拖,直到一日看到日曆,原來快到6月24日,惋惜之下就決心寫了這篇,希望各位能記得蔡齡齡這個名字。

有興趣聽的朋友,《蔡齡齡》和《The Simple Life》最近數年推出了復刻版CD,在唱片店可以找到,都是六十大洋左右,吃少一餐Delifrance吧,至於褲頭緊的朋友,Er….. Spotify都可以找到。

一路好走。

(圖片來源:http://comebacktolove.blogspot.hk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