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克己鍊心》(一)

0
65
香港電台:新導演放映室 | 劍道少女 (2018)

文/諾羽
Facebook專頁/無風與晴

(一)

子淳全神貫注、氣聚丹田,目光銳利如鷹,謹慎地打量對手面罩後的神色。

手因緊張的情緒握了握,掌心的汗水被厚厚的護手吸收,隱藏在寶藍色寬廣中袖下的肌肉也隨即一緊。嶄新平滑的護甲反射著運動場的燈光,也映照出子淳的青澀。

要放鬆心情。他這樣告訴自己。

男孩子大都曾做過英雄夢。在幼年時電視播放著超人的下午、少年時課桌下廢寢忘食翻閱金庸小說的時光、長大後窩在電腦前欣賞熱血動漫的午夜,總會有幾次幻想過自己痛打壞人、仗義行俠、笑傲江湖。

子淳也是這樣的普通男孩。但不同的是,為了能夠親身感受這種武俠情懷,從來不是運動健將的他開始接觸劍道。

仿若相約好似的,他和對手同時鞠躬、立直、前進、拔刀,流暢的動作就似瀟灑的武士,與道袍同色的下袴也隨雙足的滑動微微飄揚。

竹刀刀尖觸碰。蹲下、再起立。這是簡單卻莊嚴的敬重和禮儀。而整個過程中,二人沒有離開彼此的目光,則流露出武者的謹慎與專注。

為何是劍道而非武術?因為相比劍道,武術更重演示而少有兩敵對峙的刺激。為何是劍道而非劍擊?因為相比劍道,劍擊的比賽只能前進後退而缺乏靈活移動的快感。

一失足成千古……不對,該說是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嗯……好像也不對。總之,因為這樣那樣的理由,現在的他站在比賽場上。

都說認真的男孩最帥,君不見場邊的女孩子們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子淳的英姿?當然,這也歸功於子淳平日溫潤如玉的性格……不不不,這不應該是現在的重點。重點是,這場是新手組的決賽,自然令全館上下也都屏息以待。

「はじめ(開始)!」

評判一聲令下,三分鐘的「生死之爭」正式展開。

子淳眼神一凜,喉結隨著那聲指令上下一動。他感受著竹刀在手中的重量,讓刀尖維持在莫約對手咽喉的角度,而對方自然也擺出同樣的姿勢。這個型態的好處很容易被人忽視。它進可攻退可守,能在一步之間擊中對手的頭部,也能作為障礙阻止對方的前進。

劍尖輕碰。這種如有若無、若輕若重的觸碰是雙方的試探,也是雙方的陷阱。兩人都在引誘對方,只待正確抓緊對手稍縱即逝的一瞬空隙。

「メン(面)——!」

是子淳先按耐不住。他一個跨步、抬手,竹刀隨著右足落地的瞬間揮落,發出「呯」的一聲悶響。

「可惜啊,子淳不該這樣急進的。」場邊梳著馬尾的師姐嘆息。
「畢竟才剛剛習劍一年多,經驗還是要累積的。」旁邊的師兄放下手中的補充飲品。「加油呀!子淳!」後面一句自然是對場內的人呼喊的。

「加油啊,子淳!你可以做到的!」、「加油加油!」、「上啊!」

既然有師兄帶頭,一眾館員自然也加入發出激勵的呼喊。大家拍著手叫喊著,仿佛剛才子淳得了分似的。這大概就是天行館的特徵吧,熱情奔放、團結一致,簡單來說就是特擅長自嗨。自然,一切伴隨著一群女生的尖叫。
別誤會,因為這當中還有一群男生的鬼叫。

微喘著氣的子淳會心一笑。聽著隊友的鼓勵,本來急躁浮動的心也漸漸安靜下來。他調整過心態,再次露出銳利而決斷的目光。

或許是看到子淳心態的轉變,這次是對手主動進攻。

只是,對方的小動作警惕了子淳。在眼前竹刀高舉的瞬間,子淳同時左手發力,以微斜的角度起手。

「メン——!」
「ドウ(胴)——!」

只見淺啡的殘影在半空交碰,子淳橫舉的竹刀擋格了對方凌厲的攻勢,再順著反作用的力度逆時針轉動,落在對手護腰。
如果用的是真刀,剛剛的那一霎大概已是火光四射的景象。

「這個迴旋胴幹得挺漂亮嘛。」在隊友如雷的掌聲中,師姐滿意地點點頭。

然後,聽到耳邊一聲小小的「好帥」,師姐的笑意更深。這小子,還真是幹得漂亮。

畢竟是為了防禦的擊打,子淳的劍沒能落在得分處,故而雙方依舊平手。

再一次的攻勢很快出現。眾人才剛回過神來,只見二人之間本有三四步之遙的距離已經迅速收窄,兩柄竹刀同時高舉⋯⋯

「メン——!」
「メン——!」

雙方的刀同時落在對方的面罩上。雙方的隊友也在發出最熱烈的叫好聲。

擊中了嗎?擊中了吧?

這大概是所有人共同的疑問。

(待續)
—。—。—。—。—。—。—。—。—。—。—。—。—。—。—。—。—。—。—。—。—。—。—。
小知識:

在劍道比賽中,需叫出擊打位置的名稱。可獲得分的四個打擊位置分別為
– メン(面) – 頭頂
– ドウ(胴) – 腰
– コテ(小手) – 手腕
– 突き(刺擊) – 喉嚨

如對港大劍道學會有興趣,歡迎查詢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kendo.hku/
ig: kendo.hku 或
whatsapp 5663 7137 (Trifa Cheung)

如對男主原型有興趣,歡迎pm作者(喂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